• <legend id="qycci"><rt id="qycci"></rt></legend>
    <noscript id="qycci"></noscript>
  • 重慶體彩—重慶市體育彩票管理中心官方網站
    搜索
    客服:95086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可以通過以下表單提交建議或意見,也可以將您的意見發送到主任指定郵箱:[email protected] 管理中心負責人將定時查看,并及時對有建設性的意見進行回復。感謝大家對重慶體彩的大力支持!

    您的姓名:

    電子郵箱:

    聯系電話:

    您的寶貴意見:

    重慶體彩 — 體彩文化 — 
    專訪中華骨髓庫第7529例造血干細胞捐獻者:李斌
    “相信我,志愿者已經在路上”
    2018-09-15 07:50:00 來源: 中國體彩報


    造血干細胞捐獻者的故事各個令人動容,而李斌的故事尤為感人。他曾在三天內,親手簽下4份捐獻書,目前已挽救4人生命,讓2人重見光明。

    這4份捐獻書分別是:父親李雙全的器官捐獻同意書、父親李雙全的遺體捐獻同意書、李斌本人的器官捐獻同意書、李斌本人的造血干細胞捐獻同意書。


    1

    李斌,33歲,河北省石家莊市靈壽縣慈峪鎮人。現租住在正定縣城北郊5、6公里的一個小區里。在小區門口迎接我們的李斌,平頭,中等身高,體型瘦削,淺灰色長袖T恤、絳藍色滾邊長褲,形只影單地站立在秋日斜陽中……

    他尚年幼時,父母離異。父親帶著姐弟倆生活。一個多月前,相依為命的父親逝去。

    握手,寒暄,上樓。

    走進出租屋,李斌徑直推開他父親生前所住房間的門,指著一張鋪著涼席的低矮的單人床說:“我爸就住在這里……”

    中華骨髓庫河北省分庫志愿者王麗芬擔心他睹物思人,將他輕輕勸了出來。

    沙發坐定后,李斌依然紅腫的雙眼望向電視,電視里正播放少兒動畫片《熊出沒之奇幻空間》。

    于是,關于造血干細胞捐獻、關于器官捐獻、關于遺體捐獻這些救人命的事跡的采訪,就在熊大熊二的陪伴中漸漸展開。


    2

    我轉移話題:“您喜歡看《熊出沒》?”

    李斌努力擠出笑容:“嗯。”

    “男人不是喜歡看動作片之類么,您怎么喜歡看這個?”

    李斌認真答道:“《熊出沒》講的是一個一個的小故事,我就一個一個往下看,挺好看的。”

    看他情緒有所緩和,我小心翼翼地問:“您為什么首先帶我們參觀您父親的房間?”

    這一問,李斌好不容易壓制下去的悲傷再次被點燃:“捐獻這事,與我爸關系太密切了。我就是受到他的感染和鼓勵,才捐獻的。” 

    他的嘴角開始抽搐:“4年前,我們還在村里,我爸有一次與幾個村里人玩撲克牌時忽然說不出話了。送到醫院檢查,說是腦梗塞。經過治療,雖然保住了命,卻留下了偏癱的后遺癥。為了掙醫藥費,我帶我爸來到城里,畢竟城里機會多些工資高些。白天我去家具廠上班,我爸就坐在樓門口等我下班,或者在家看電視。就是那時候,他在電視上看到器官捐獻、遺體捐獻的報道,就有了把他自己器官、遺體也捐獻的想法。他那時候偏癱嘛,話也說不清楚,磕磕巴巴的,說了好多遍,我才聽明白……”

    李斌哽咽得無法繼續。

    我們趕緊遞給他紙巾,幫他倒了杯水,請他緩緩。


    3

     “我爸說‘這些身外之物不屬于我,我自己的身體、身上的這些東西都不屬于我。’我當時覺得挺奇怪的,問他屬于誰。他說屬于這個時代。”

    我驚訝于一位農村老人能講出如此話語,問李斌:“他是追求靈魂層面的自己嗎?”

    李斌搖搖頭:“不知道。”

    “后來,得知我姐與姐夫獻血,我爸就叫我也去獻血。我姐、姐夫獻血好多年了,每年至少一次,而且都已經加入中華骨髓庫了。”李斌邊說邊從茶幾抽屜翻出自己的4張獻血證,每張都記錄著獻血400cc。“我第一次獻血是2016年6月,工作人員介紹捐獻造血干細胞的知識,我當時就同意入庫了。沒想到剛兩年,今年6月份就配型成功了。”

    李斌的臉上終于有了些喜色。此時,灑在獻血證上的陽光正好折射在他臉龐,紅艷艷的。

    “有些志愿者等10多年,甚至可能一輩子都等不到配型成功的信息,我這剛兩年就配型成功了。所以一開始接到骨髓庫工作人員的電話時,還以為是詐騙電話。后來核對一下,才確定是真的。不過這一步還只是初步配型成功,工作人員問我是否同意做高分辨分型檢測。我肯定同意嘛。”


    4

    “應該是6月19日接到的電話,第2天,我就去做了高分辨檢測。結果出來后,10個點位全相合。我與我爸都挺開心的。7月1日做了體檢,7月11日,體檢結果也出來了,身體各方面都很健康。本來已做好捐獻準備,就等患者那邊醫院通知了,結果有一天下班回來,我爸沒在床上,一看,他在地上趴著。那場面就沒法看……”

    李斌擺了擺手,已是淚流滿面。他用兩個手掌將淚水抹到臉兩邊,抽噎著敘述:

    “我把他拖到衛生間,在水龍頭下清洗,清洗好,收拾完,就已經很晚了。我買了一袋純牛奶,他還喝了半袋。我問他身體怎樣,他搖搖頭意思是沒事。可是第二天一早送到醫院,醫生就下了病危通知書,說他腦部大面積出血、小腦積血,回天無力了。我就又把他拉了回來。就在那床上,”李斌低下頭,左手指向臥室,右手抹著眼淚,“我想起他之前想捐獻器官和遺體的話。當時他還有意識,我就問他還捐不捐,如果不想捐就算了,如果還想捐就攥攥我的手。結果……結果,他攥我攥得特別緊,最后都是我硬掰開的。”李斌左手緊緊攥著自己的右手做示范。

    “我就與紅十字會的工作人員聯系,他們幫我聯系了省三院的醫生,把我爸拉到了醫院。7月31日中午,我爸被確定腦死亡。我替他在器官捐獻同意書、遺體捐獻同意書上分別簽了字。當場,他的一對眼角膜、一顆肝臟、兩顆腎臟,就捐獻了,遺體也捐獻了。”

    “您知道他的器官被誰用了嗎?”

    “不知道。器官捐獻和干細胞捐獻一樣,按照國家規定,供患雙方雙盲。”

    “您想過那種場景嗎,就像電視劇中那樣,找到使用您父親器官的患者,就如同看到了您父親。”

    李斌又點起一根煙,送進嘴:“沒想過,尊重規定吧。”

    “關于遺體捐獻,您知道您父親的遺體會被用于醫學研究、醫學教學嗎?”

    “這個……我不去想,也不愿想……”李斌起身進了臥室……

    過了一會兒,他出來了,手里捧著4份捐獻書。

    我才看清楚,7月31日當天,他不僅簽了他父親的器官捐獻同意書、遺體捐獻同意書,還簽了自己的器官捐獻同意書。還有1份,是8月2日他簽的造血干細胞捐獻同意書。

    這4份證書出現后,房間的空氣瞬間凝滯了。我們呆呆地看著證書,說不出一句話來……


    5

    我們在陽臺上站了會兒,平息了下內心難以名狀的情緒,繼續。

    “也就是說,您父親走后第3天,您就去捐獻造血干細胞。當時內心有動搖嗎?”

    “說實話,我爸在醫院那幾天,我內心一直非常雜亂,整晚整晚睡不著。稍微有點聲響都能把我嚇著,得趕緊看看我爸。患者那邊又情況危急,需要立刻捐獻,我內心確實有些煩躁。”

    李斌長舒了一口氣,“不過,我爸走后,我想著,死的人已經死了,活的人得救啊。而且聽說患者是個6、7歲的孩子,和我小外甥一樣大,他的生命才剛剛開始。一個孩子的生命牽連著多少人的心呀,得救!7月31日,我爸走了。8月2日,我就到省二院報到。8月3日,開始打動員劑。8月某日上午開始采集,三個多小時后,163ml造血干細胞混懸液就被護送走了。”(按照相關規定,造血干細胞捐獻供患雙方雙盲。因此,此處特意隱去捐獻者具體采集日期。)

    “自己身體中分離出來的造血干細胞,將被輸進一個素昧平生的孩子的身體里,啟動一個生命的重生。當時,您有怎樣的心理活動?”我問道。

    李斌淡淡地:“也沒多想,就希望你們媒體多宣傳中華骨髓庫,吸引更多的志愿者。捐獻的時候,在醫院血液科,真的是震撼到我了,血液病患者怎么那么多!看到那么小的孩子在倉里拍著玻璃哭,唉,看得人心里太難過了。現在咱們入庫的志愿者有250多萬,可是聽說血液病也差不多200多萬。這樣的話,配型成功的幾率太小了。還是得多做宣傳,我們國家十幾億人口,如果有一億人入庫,配型成功的幾率不就大多了嘛。”


    6

    “打動員劑的過程以及采集過程中,您有什么不適的癥狀么?”我追問。

    笑意漸漸浮現在他的臉龐:“打動員劑后,每個人體質不同,反應不同。我是腰椎和頸椎難受。采集過程中的3個多小時不能動,稍微一動,機器就報警。而且機器一直報警說我缺水,又輸了幾次水。醫生還說‘真是不好意思啊,小伙子,多扎了你好幾針’。這幾個小時不能動是憋得難受,可是幾個小時不能抽煙,這個更憋。所以采集完后,我猛地跳下床就去了洗手間,趕緊偷偷抽了一支煙。”

    屋子里幾個人都笑了起來,之前籠罩在房間的那股悲傷終于是沖淡了些。

    “捐獻后,您身體有什么不適嗎?對身體有影響嗎?” 

    李斌看了眼自己的身體:“沒有。我相信醫學不會因為救一個病人,損害一個健康的人,是吧?我就感覺和獻血一樣,反而輕松了。而且我爸的心愿也都完成了。”

    “捐獻后,您單位同事、周圍朋友知道嗎?”

    “單位同事都不相信,他們這方面意識太淡薄了,以為我鬧著玩呢,還調侃‘對方是個女孩吧?沒結婚吧?’之類。可能他們認為那事離自己太遠了,遠得不足以在身邊發生。”

    “聽說那個患者孩子本來是A型血,輸進您的造血干細胞后,今后就跟著您的血型成O型了。真的很神奇。關于人道主義,您有什么想表達的?”

    李斌靦腆一笑:“我文化水平不高,也說不出什么大道理來。我想的是,能救人為什么不救?我聽過這樣一句話,道路是曲折的,甚至是崎嶇的,但畢竟是越走越寬的。陰天再多,畢竟有晴天的時候。我就想告訴患者,別著急,不要被病魔打倒,別氣餒。相信我,志愿者已經在路上。”

    “您有沒想過對方的報答?”

    “沒有,這是我自愿的。就像獻血一樣,我獻血也不是為了圖報答。”


    7

    對于李斌的受訪,我深深感恩:“李斌,感謝您接受采訪,同時也很抱歉,害得您哭了一通。《中國體彩報》采訪您,是因為2003年以來中華骨髓庫就是由彩票公益金全力支持的。所以,我們本著為購彩者負責的態度,從中華骨髓庫的角度來解讀彩票公益金的使用情況。”

    李斌說:“這個我知道。骨髓庫宣傳資料上就很清楚地寫著,資金來源是彩票公益金。而且我們河北省分庫這邊舉辦的一些公益活動的名字,一般都會把‘彩票公益’四個字放在前面,就是為了感謝購彩者,感謝彩票公益金。我自己也是購彩者,經常買大樂透,也買11選5,彩票上很清楚地寫著為公益事業捐了多少錢。”

    說著,李斌拉開抽屜隨手拿出一張彩票。那是一張2注機選的超級大樂透單式票,第18085期。李斌指著上面的一行字給我們讀:“感謝您為公益事業貢獻1.44元。你看,捐獻造血干細胞是作公益,買彩票也是作公益。”


    各地體彩:北京體彩網天津體彩網河北體彩網山西體彩網遼寧體彩網吉林體彩網四川體彩網上海體彩網江蘇體彩網浙江體彩網內蒙古體彩網
    安徽體彩網福建體彩網江西體彩網山東體彩網河南體彩網湖北體彩網湖南體彩網廣東體彩網海南體彩網黑龍江體彩網貴州體彩網
    云南體彩網陜西體彩網甘肅體彩網寧夏體彩網新疆體彩網廣西體彩網無錫體彩網中國競彩網
    重慶市體育彩票管理中心主辦  客服電話:95086 渝ICP備12007043號-1 華龍網提供支持
    兌獎電話:63623888 兌獎地址:渝中區長江一路61號市體彩中心對外服務大廳(地鐵鵝嶺站2B出口)
    免責聲明:本網刊載之友情鏈接及分析推薦等,均為第三方意見,與本站無任何關系
    幸运飞艇开奖结果历史
  • <legend id="qycci"><rt id="qycci"></rt></legend>
    <noscript id="qycci"></noscript>
  • <legend id="qycci"><rt id="qycci"></rt></legend>
    <noscript id="qycci"></noscript>